Herb

忙于还债
转载已授权。每日一配 &A Good-night-kiss& A Good-night-hug come from 👉🏼http://negative-sex1.tumblr.com/

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
是一次自以为是的闹剧
以为爱是虎口脱险
但早已粉身碎骨

猜猜是哪对CP

是我

参森:

没有随缘的第四天,想它QAQ

想到自己都快坏掉了QAQ

没有精神食粮的日子里……不想P图,不想读书,不想写作业,不想睡觉,只想吃垃圾食品来填满空虚的肉体QAQ


【EC】《理智,情感与爱情魔药》Chapter 28

给太太打call,超棒!!!

莲玖_franKENstein_:

希望格式没问题第一次用pad发OTL
顺便给还在坑底的小伙伴们打call整整半年没啥进度,无言面对江东父老(。
其实这一幕狼队很早就想写了(你



Chapter 28 龙心弦

伦敦似乎没有夜晚可言。
雪花自灰蒙蒙的云间散落而下,洋洋洒洒地穿过灯火与星海,最终消失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之中。麻瓜们将冻得通红的脸埋进围巾和毛皮大衣的裘领里,帽子边缘遮挡大多数人的视线。距离圣诞节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商铺林立的街区已经有些微薄的节日气息。
大雪很适合铺盖在圣诞树上面,麻瓜们的目光都被挂饰和装饰灯吸引了过去,没有人看见街角的红色公共电话亭,没有人看见布满霜气和凝结冰晶的玻璃之后,一个蜷缩在公共电话亭里面的铁椅里的年轻人。
Scott Summers不知道被冻醒了几次,他伸出手压低了帽檐,裹了裹呢子风衣的衣襟,他从魔法部来到麻瓜世界的时候踩了不少雪,靴头到现在还是半湿的。脚尖和手指尖都被冻得有些僵硬,他与那些捧着朗姆酒瓶露宿在公园长椅上的流浪汉没什么不同。

他掀开手套的边缘看了一眼时间,伦敦时间十九点二十七分,他在电话亭里消磨一个多小时了。

有史以来他第一次这么没有时间观念,甚至是百无聊赖地打着一个又一个盹,任由时间从时间罗盘和行星轨迹中慢慢消失。麻瓜世界的夜晚像是开学季的对角巷一样热闹,Scott把那些熙熙攘攘抛在了布满哈气的玻璃窗外。

——真够冷的。

可他不能在麻瓜世界施展魔法,否则他早就用魔杖给自己制造一个小型火炉了,就在青年打算换个方向歪着头继续睡的时候,电话亭门口的风铃响了一声,呼啸的风雪短暂地入侵到逼仄的空间之中,他有点费力地睁开眼睛,几块雪片不算温柔地打在他的石英镜片上,窸窣的声响过后,一切又恢复寂静。

“从傲罗指挥中心逃出来可真够折腾。”

拉文克劳的高年级生循声望去,他睡了太久,睁开双眼之后又马上闭上,Logan十分有耐心地等着他适应电话亭里面暖黄色的光线,斯莱特林级长裹着威森加摩陪审团的衣服,Alex比他瘦一些,所以Logan穿上这件衣服的样子难免有些滑稽,他嗓子有点沙哑,似乎也没什么精神,但Logan依旧伸出手隔着鸭舌帽用力地摁了摁他的头:“我欠你弟弟一个人情。”

还算温热的手掌覆盖在他的头顶,Scott没来由地觉得鼻子一酸,也许是他保持一个姿势睡了太久压迫了某根神经,所以他有些木讷,浑身发麻,没法及时对Logan的声音作出反应,他脑子里乱成一团,Logan被带离审判室的时候,他正被摄魂怪簌簌低语的声音折磨得头昏脑胀,兴许是他起的太早,也有可能是因为审判结束,他一直绷着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Scott整个人疲惫的要命。
《预言家日报》以后还是少看为好,他几乎被那些不着边际的报道逼疯了,连Jean都看得出来这段时间里他的精神状态差到了一定程度。

Logan似乎并不打算给他缓和的时间——要知道他们的时间有限,他是用了幻影移形到麻瓜世界的,这很冒险,但他喜欢为了Scott打破常规。强壮一些的青年退了半步,他把Scott从铁锈的墨绿色椅子里捞了出来,就像从被子里拎出一只家养小精灵那么简单,他将Scott搂进怀里,力道不轻不重,Logan的鼻尖有点凉,他咬了一下Scott的耳垂,拉文克劳级长才反应过来一点点,慢慢把手放到他的后背上。

“阿尼玛格斯。”Scott小声叫着他鲜少说出来的,用来形容Logan的那个特殊名词。
斯莱特林级长轻声笑了笑。
“瘦子。”

大雪之后的伦敦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

公共电话亭的风铃响了又响,先是钻出了一只狼狗,而后是一位青年,他们分别往不同的方向匆匆前行,Logan必须回到魔法部,Scott去往破釜酒吧的方向,他们很快就可以在霍格沃兹重逢了,至少还能在冬季结束之前一起过一个圣诞节。大概只有离别才会衬托出相遇的奢侈。

——但愿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了。
戴着鸭舌帽的青年用指关节敲动对角巷门口的砖墙时这样想。
也不知道Erik那边怎么样。Alex给他的校友们带去了一些换洗的衣服,他实在看不下去连Erik也头发乱翘的模样了。

Charles装病的后果有点不尽人意,保护欲过强的Lehnsherrr学长勒令他只能喝南瓜粥,傲罗指挥部的伙食供应和霍格沃兹比起来差远了,毕竟在魔法部工作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有家庭的成年人,没有哪个负责魔法部餐饮的巫师会费心思去提高伙食质量——毕竟他们做的饭大多是给阿兹卡班的犯人们吃的。Charles在这呆了两个星期,已经饿到思念起那个咬过他脸蛋的炸尾螺了,多希望当时他能把它塞进长袍的口袋里。

尽管Erik已经很努力地屏蔽掉大魔王Charles各种对于食用南瓜粥而表示委屈的眼神与表情,Charles还是决定发挥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他的要求已经从一份培根卷降低到了一杯甜牛奶。可是杜绝甜食的格兰芬多级长坚持认为胃痛不应该喝太甜的东西,Charles那委屈的样子连Emma都看不下去了,但Raven还是及时将单纯的布斯巴顿女孩拉了回来。
——千万别上他的当。
Raven用眼睛这样对她说。

Emma只好干巴巴地坐下来,看着Erik专心致志地无视Charles撅得高高的嘴巴。

除了Charles,其他在校生们第二天就可以回到霍格沃兹了,三强争霸赛的最后一项是否继续进行还有待商榷,Charles手上的黑魔法标记尚未去除,恐怕他是要在魔法部呆上一阵子,直到有一位监护人为他的治疗书签字,或者傲罗取消监护人签字这项程序,当然他更希望Erik给他签字。

Erik Lehnsherr对那个写着天启名字的黑魔法印记十分不满,Charles虽然已经学会一点控制他摄神取念这项天赋的方法,但他还是感受到了Erik对那个黑魔法印记的暴怒和自责。这些情有可原,因为如果Erik的手臂被写上了别人的名字,Charles保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来。他承认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醋坛子,从霸占Erik用餐时对面的座位开始,某种几乎幼稚到家的独占欲就开始逐渐膨胀了起来。

扣押魔杖的傲罗在审判会之后归还了学生们的魔杖,Eirk将他和Charles的魔杖一起塞到了腰带里,他当时有些赶时间,是Charles先注意到他们的魔杖变得反常的。

脊背龙张开她小小的翅膀,盖在独角兽的身上,它们在床头柜上睡得正香,Charles发现两根魔杖底端的水晶都在闪着幽暗的光,这才凑到油灯旁边端详了起来。

“是同一根樱桃木。”
质地摩挲起来相差无几,只不过是使用的时间问题,就连樱桃木的纹路也一丝不差。
斯莱特林男孩呢喃了一声,有些不可思议地回头看着他的学长。
“确定吗?”Erik将注意力从一张写满了咒语的古旧羊皮纸卷上转移到Charles的脸上:“我在奥利凡德买的。”
他有那么一瞬间从模糊的记忆里找到他第一次握这跟魔杖时的情景,大概他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Charles高。没有人陪他挑选魔杖,他与那些叽叽喳喳的巫师父母和一脸好奇的同龄人们毫无关系,这根魔杖就像是他的第一位朋友——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位朋友。

紧接着,他开始学习咒语,驾驭物体,与神奇生物沟通,他的魔杖就像是一把钥匙,他用它开启世界,而Charles用它转开了他的心锁。

“但如果只是同一根樱桃木的话,它们应该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Erik想起万圣节那次,Charles用他的魔杖给自己施了一个变形咒语,魔杖比骑士还要忠诚——它们只会服从于一个人。

“杖芯是龙心弦。”
Erik把Charles往怀里捞了捞,以免他着凉。
“这就对了,”Charles还是握着两根魔杖“我的魔杖底端有一滴龙泪。”
——同一只龙,这个几率可比同一颗樱桃木小上几百倍了,Charles不得不有些小小的得意,至少这证明他与Erik在冥冥之中存在着一些微妙的联系。他甚至有些心跳加速,或许该趁着这个时候暗示一下学长他们有多般配,这样也许距离合法伴侣这层关系又会更进一步——

“我早该想到的,”格兰芬多级长的声音低沉,带着耳朵都能听到的自责,他几乎是立刻马上,有些急躁地从Charles的手中抽出他那根龙心弦的魔杖,拧开底端镶嵌宝石的搭扣,然后捏起Charles的手臂。

Charles整个人大脑当机,十分费解地看着他的Lehnsherr学长。
“凤凰的眼泪可以治愈一切伤口。”
Erik将水晶里的液体倾倒出来,Charles已经来不及抽回手了,他只来得及在液体接触到他皮肤的时候绝望的呜咽了声。

“很疼吗。”
Erik有点犹豫地看着他。
Charles闭上眼睛痛苦地点了点头,泪珠挂到他长长的睫毛上,他极力控制情绪好让自己不要大喊出声。

斯莱特林男孩睁开他汪洋大海一般蔚蓝的双眼,眸底映射出黑魔法印记渐渐消失的景象。

很疼,疼得几乎窒息。
到嘴边的肥肉一瞬间变得遥遥无期。
Charles多么希望拿起床头柜上的老式电话拨通阿兹卡班专线,他希望En再留一个黑魔法印记给他,可是凤凰的眼泪只有一滴,也许能冠冕堂皇地让Erik成为他监护人的机会也只有这一次。

——梅林的胡子。


就在Charles绝望的时候,Erik鲜有地自己舒展开了紧蹙的眉头,他用有些粗糙的手指按压了几下Charles的小臂,确定那是Charles的肌肤之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摄神取念者听到了一个声音。



“我的。”



tbc

可爱死了

咸鱼侠:

总之就是无脑傻白甜_(:з」∠)_

【ME】Hope For More (短篇完)

好棒!

Rose Madder:

标题:Hope For More
配对:ME
等级:PG
概要:Mark回到哈佛领取名誉学位,在毕业礼上演讲,人群中的Eduardo听到了他的剖白。




————————以下正文————————






雨水滴落在伞布上,顺着伞骨流下去,坠成稀疏的珠帘。




Eduardo握着伞柄站在人群后面。毕竟他只是来凑个热闹,前排的位置还是留给那些热泪盈眶的学生父母为好……尽管身处来宾区即使排在最前也未必能看见什么。




猩红的校旗在沥沥的雨中瑟缩着,在广场尽头,那些似乎比平日更远不可及的台阶上,他们还在介绍演讲嘉宾。




“……在这个特别的场合,我必须感谢这个人用他的装扮向我们证明了:男士的时尚风范并不总是来自西装、领带和袖口……”(注)




Eduardo听得想翻白眼。他早该知道自己的母校会有一天放下身段无所不用其极地吹捧这个辍学生,就像那些所谓奢侈品牌开始把帽衫和拖鞋变成时尚单品。这是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世界充满了疯狂的事情。




“感谢你来到这里和我们共同见证这个特别的日子。女士们先生们,我无比荣幸地向你们介绍:Mark Zuckerberg博士。”




和周围的人一样,Eduardo象征性地鼓掌致意,鉴于他撑着伞,实际上并不能发出什么掌声。两周前,他的表弟——就读于哈佛的Sandro——听说他近期会在纽约停留,邀请他来参加毕业典礼。Eduardo没想太多,安排好行程后才听闻毕业礼上的演讲者是他的旧识。




“尊敬的校长先生,各位校董,各位老师,校友们,毕业生同学们,今天我很荣幸能来到这里,因为……”




他停下了。广场上一时间显得格外安静,Eduardo在伞底只听到淅沥的雨声。他猜测也许是前台的音响设备发生了故障,但片刻之后,演讲者再次开口了:




“……去他的吧。我不想念稿了。我的PR团队为我准备的这篇演讲稿,事实上它很棒,我的同事们为此花了很多心思,但……这不是我。”




好吧。Eduardo想。这就是Mark。你不能指望他乖乖听话。




“我不想来到这里吹嘘我为他人做了什么,或是告诉你们该用你们的人生做点什么,因为……无论是他人的反馈还是社会、阶级既定的标准,都不能成为‘正确的激励’。真正能够鼓动你全身心地投入一份事业的,只有你自己最纯粹的、深层的欲望。”




我们应该见见。昨天Mark发来的短信是这样说的。




Eduardo没有追究Mark是如何得知他来到波士顿。他甚至有点习惯了Mark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如今他们都是“商界名流”,他也习惯了在某些繁华场合巧遇Facebook的创始人。他们的见面全凭机缘,有时相隔一年半载,有时一个月里遇上三四次。




相同的是,他们每次都会上床。




这似乎已经成了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他们不谈论过去的争执,不谈论彼此的生意或生活,只是做爱。




好的。Eduardo这样回复道,并附上了他的酒店房号。




“在我主动休学之前,我曾经差点被开除。你们中的一些人可能知道这个故事,不只是校报登载了这事,后来关于我的几乎每一篇文章、每一本书、每一档节目都要从这个故事开始。”




人群发出善意的笑声。Eduardo能想象台上的Mark必定还是用一张“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面孔冷漠而疑惑地看向众人。




“他们开始把这个事件描绘成一项伟大事业的开端,事实上,我不同意这点。因为它是和我真正想要的一切相背离的,它是一个‘错误的激励’,那时候我只想在社交阶梯上爬得更高,只想被‘重要的人’注意到,不在乎身边的普通同学是否恨我。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是在处分决定之后,当我走出行政楼,看到我的朋友Eduardo在门口等着我……”




Eduardo记得那天发生的事,就像它们不是发生在十几年前,而是刚刚从他眼前经过。




他和Mark走下行政楼外的台阶,穿过广场,一路闲聊着走回河畔的宿舍楼。当他们上楼回到Mark的寝室,发现一群人在客厅里兴高采烈地喝着酒,Dustin的老土收录机播放着节奏激烈的音乐。




这怎么回事?Mark板着脸问。




给你送行啊!惊不惊喜!Dustin看上去像任何时候一样无忧无虑,扔了一罐啤酒给Mark,又拿出另一罐扔给Eduardo。




坏消息,他们没开除我。派对可以歇了。Mark这样说着,还是开了啤酒。




六个月留校察看。Eduardo替他补充道。




哇哦!那就更值得搞派对了!来吧庆祝!




Eduardo记得每一个细节。床头淡黄色的灯光,凝着冷汽的啤酒瓶身,洒在键盘上的零食碎屑,以及……玻璃窗上潦草的白板笔字迹。




那是他第一次得到Mark。




派对结束后,他们互相依靠着坐在窗下,被满地空易拉罐和膨化零食包装胁迫着。他能闻到Mark口中呼出的淡淡酒气,令他想吻上那似乎总是习惯向下垂的嘴角。




也许Erica是对的。Mark说。我真是个烂人。大家开派对庆祝我被开除。




Eduardo发出嗤嗤的醉笑:反正我玩得开心就行了。




你很开心嘛。




我今天真的吓坏了,我需要放松。Eduardo说着,像是感到喘不过气似的,解开了一颗衬衫纽扣。




为什么?




Eduardo看向那个质问他的男孩,那双眼睛里湛蓝色的星光令人窒息。




“他说:‘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广场尽头传来的句子与Eduardo无法停止的回忆重合在一起,“一开始我觉得这很荒谬,就算我真的被开除也不意味着我必须和这里的朋友们断交。”




我应该把你供出来,对吧,你是我的共犯。他扬起手向后指了指窗户。我们就能一起被开除了。




Eduardo笑得更厉害了:是的,我爸会杀了我的。




他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床边捡起自己的单肩包,正要出门,包带却被扯住了。




别走了。Mark说。很晚了。




你醉了吗,我宿舍就在旁边,你知道的。除非你有别的理由想要我留下。




我有。Mark说完,把他推倒在那张狭窄的单人床上。




“而后我渐渐明白了他所说的。当人们分开,走向不同的道路,他们能以很多方式‘保持联系’,但生活会把他们拖向不同的方向,越来越远。你能保存一个人的电话、邮箱,但你不能回到他的生活里,你不再确定他现在关心什么,你想问问他的近况但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你不再想见到他因为你想不出见了面能说些什么。我想那就是Eduardo所担心的,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他害怕我们将不再有理由留在彼此的人生里。”




雨势变小了,伞布上不再有沉重的坠击,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层细密的水雾。




Eduardo深陷在回忆里,没有注意到周围开始有人收起了伞。




“我想:我不能让那种事发生。我必须做点什么确保我们不会失去对方;必须有这样一个地方,让我们能够随时‘跟上’彼此的生活;必须有这样一个理由,让我的朋友不再害怕。当我回想起来,那或许是我第一次向自己敞开真实的内心,发现我真正想要的一切。我想要很多很多朋友,我想要他们都来参加我的派对,我想被喜欢、被爱……我想被说服,相信自己值得被爱。那或许是我决定创建Facebook的第一个瞬间。”




这可真不像Mark。Eduardo折起雨伞时,这样想着。这是19岁的Mark绝不会说出口的话。




但它们听上去如此真挚,即使是来自Mark把清冷的嗓音。




“我想那就是哈佛给我们的影响。我相信你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来自富有的家庭,成绩优秀,多才多艺,确信自己长大后会有了不起的成就。然后你来到这个地方,发现自己‘不够好’,远远不够。你开始怀疑:我是否值得被爱。我们很幸运,很优渥,很贪婪,也很娇纵,我们就是那样的,哈佛的孩子。我们总是在焦虑着,看到其他人‘做得很好’而我们自己没有。我们迷失在这种追逐的焦虑之中,常常忘记了一些简单而值得珍视的东西。”




“就算你进了一个‘终极俱乐部’,那种传说中如果你没在30岁前挣到一百万他们就会送你这个数的社团——我不能验证这个传说的真实度,显然我没能成为此类社团的一员,同样显然的,我挣到第一个一百万的时候还没到大学毕业的年纪——”




Eduardo和周围的人一样笑起来:这个傲慢的混蛋。




“我想说的是,即便你进入一个那样的团体,成为你理想中的样子,总会有更高的‘阶梯’要攀登,你会开始焦虑如果你成了这届唯一没在30岁前挣到一百万的会员该怎么办。这一切都没有尽头,时间总是不够用。我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到今天还在焦虑着,大学过完了,而你还没有做出什么惊人的成绩,你为此沮丧,因为很多哈佛人在毕业之前就成了百万富翁,就像Bill Gates……或是我。”




笑声再次响起。




“我们都需要一个正确的激励,不是旁人设定的标准,而和你最真实的愿望相关的信念。这是我当年没能领悟的事。我离开学校的时候,对于真正重要的人和事一无所知。而现在我可以说,这些年里所有的错误和噩运都没能击倒我,是因为曾经有人说服我、让我知道我值得被爱……被信任。即使我伤害了那份信任。”




他仍然看不到Mark的表情,但这忐忑的、微微哽咽的声音让他感到熟悉。




我们应该正式交往,Wardo。那晚Mark伏在他胸口,低声说。他用着要求的句式,声音却有些颤抖。




“这也许不是恰当的时机,但我想在这里问出这个问题。这是我们的故事开始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参加了人生最糟糕的派对,在华氏30度的冷天跑过这片广场,我们愚蠢而快乐的期待,曾经写在柯克兰公寓的玻璃窗上。”




他要干什么?




Eduardo难以置信地抬头望向广场另一端。雨已经停了,但他仍然看不清站在台前的人是否和他一样有泪痕挂在脸颊。




“我爱你,Wardo。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




他听到身边的人们发出轻声感叹,那种目睹一幕浪漫结局时会有的,甜蜜的噪音。




他抬起手用衣袖匆忙擦掉脸上的泪,还好来宾区的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被谈论的是谁或者他是人群中的哪一个。




“你不需要现在回答,慢慢来。”Mark的演讲还没有结束,“慢慢来,这也是我近年才学会的东西。过去我常常感到时间太少,需要达成的目标却那么多。昨天夜里,当我抱着Eduardo,听他在高潮时哭着叫我的名字……”




……操!




……这算什么?!你不做人了我还要做人呢!Eduardo感到大脑一片空白,直想把刚刚流下的两滴眼泪吞回去。




“我突然注意到一件在很多年里我不曾注意过的事:我们都还这么年轻。我们没有落后于时间,我们还有机会去实现更多期待。在座的同学们,你们都还这么年轻,你们都应该允许自己期待更多。谢谢大家。”




听众们报以热烈的掌声。Eduardo听到身边有人在窃窃议论着Mark刚刚公之于众的一段私情,可以预见自己的名字将会在几分钟之后传遍各个社交平台,几个小时后则会出现在各大网站的长篇报道里,最终在明天早上登上各家纸质媒体的头版。




而此刻,哈佛广场仍然平静而凉爽,毕业典礼顺利走向下一环节。雨后的第一缕阳光穿过树梢,落在Eduardo Saverin三十五岁的额角眉心。




完了。Eduardo想。我迟早会嫁给这个混蛋。




(完)






注:这句和下面一句是真人小马上台前的介绍词,我觉得用在这里也无违和,就拿来用了。




free talk:当然,大家看得出来,这是一篇由马扎的哈佛演讲想到的文。我非常欣赏现实里的Mark Zuckerberg这个人,他的演讲也是真的很感人。所以我就想,如果电影里的小马有这个机会回来演讲,而Eduardo碰巧在下面听着,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场景吧,能不能写一个CP向的故事呢?就写了这篇短文。I just feel it's the perfect time to remind everybody that those we ship are not real,they live in a world where people actually write algorithms on the window.



安德鲁·加菲尔德 在线电影短片及英剧整理(不定期更新)

安夏:

根据年代整理,基本上以A站和B站的在线视频为主,希望大家能够多多贡献弹幕


A站很不稳定,有时可能打不开。。。




电影part



(小军医镇楼)


 


2007 狮入羊口


正片:http://www.acfun.cn/v/ac1728569




2007 男孩A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052914/




2009 血迷宫:1974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33616/




2009 魔法奇幻秀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50926/


花絮: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509217/ (生肉)




2010 别让我走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64392/




2010 社交网络


正片:http://www.acfun.cn/v/ac2761382


花絮-演员&编剧评论音轨: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634002/


花絮-导演评论音轨+配乐制作: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894220/


花絮-制作纪录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77396


花絮-NG&幕后: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776919/




2012 超凡蜘蛛侠


花絮1: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20262/


花絮2: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87235/




2014 超凡蜘蛛侠2


花絮-替换结局&删减片段: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75457/


花絮-现场拍摄: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042661/


花絮-幕后花絮: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14922/




2014 99个家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284147/




2016 血战钢锯岭


花絮-制作&删减片段: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038803/




2016 沉默


正片:http://www.acfun.cn/v/ac3433531


花絮: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716489/




短片部分



(忧伤的小机器人)




2005 Mumbo Jumbo (迷之短片)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73413/




2009 Air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28957/




2010 我在这儿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34062/


花絮-制作特辑: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901089/




英剧部分



(小Tommy镇楼)




2005 Swinging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656197/




2005 Sugar Rush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066120/




2007 Trial & Retribution


没有找到,求




2007 神秘博士


没有找到CUT,求




2009 Freezing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658457/




其他



(卡拉瓦乔的小模特镇楼)




2006 艺术的力量


正片: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499011/




2005 Caesar! The Glass Ball Game


广播剧: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908812/


(加菲在其中出声饰演罗马皇帝哈德良的男宠安提诺乌斯)




以上,先整理到这里,以后再慢慢仔细查找更新吧

夏天来了,马克扎克伯格和爱德华多萨维林该谈恋爱啦⁄(⁄ ⁄•⁄ω⁄•⁄ ⁄)⁄

啊好久没剪同人了,悄悄来发小甜饼

评论区有机会获得点歌特权哟

我一直以为这是油画啊啊啊啊

Mofery:

看艺术的力量卡拉瓦乔那一集时突然发现了打酱油的加菲!啊加菲真的好好看怎么都好看……于是在他出场的几分钟里翻来覆去暂停截了几张图…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那个良夜,不必温和,不该再错
年华将尽,暮时仍应,燃烧雀跃
但是,他们的灵魂尚未迸出最耀眼的光环
因此,不要温和的走进那个良夜

Charles,你值得
值得人类的尊敬景仰,孩子的崇拜亲昵
你就是你追逐了一生的太阳
假如有上帝,他必是恶魔化身

Logan,你没有
没有害死Jane,Scott或是任何一个你在乎的人
你做的很好了,你保护了教授和Laura
你做的很好了
假如这是你的命,我说
去他妈的狗屁命运

我说Mutant and Proud
Mutant and Proud
Mutant and Proud